台湾麻将怎么算翻钱|台湾麻将有十三幺吗
項數律師事務所
  • 提交信息
  • 主頁 > 典型案例 > 正文

    名為借貸實為合伙 合伙協議下單純收益條款應無

    2019-12-03 03:58 典型案例
    導讀:雙方訂立合伙協議,約定由甲方將投資款匯入指定賬戶用于項目施工,乙方為此出具借條。合伙期間,甲方實際參與管理及重大決策,后甲方以借條為據要求乙方償還投資款的,應認定為合伙關系。另基于合伙關系風險共擔原則,合伙協議中的單純收益條款應屬無效。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與被告滕某共同合伙承包某施工項目,雙方約定由被告與案外人中耀公司簽訂項目及該項目的工程施工,由原告提供該項目的前期工程的啟動運轉資金200萬元,并于2014年6月8日簽訂了項目合作協議書一份。

      協議載明項目工程的工程量為200-500萬立方米,工程價款為6400萬以上,合作期限自簽訂之日起至該項目全部土石方結束為止,并成立工程項目組,由原告派三人與被告共同組成,并由原告為項目組負責人,對合作項目進行監督及財務管理;雙方共同設立專門共管的銀行賬戶,用于該項目的財務往來,凡是與該項目有關的資金往來,必須經過該賬戶并接受共管部門的監督,經雙方簽章認可才能作為財務往來的憑證;原告方提供的項目資金只限用于該項目工程內容挖運土方機械設備維修、項目工程正常運轉費用及倒土費用開支支出;被告方使用每筆資金以前,必須48小時以前向原告提出書面使用計劃,支付款項涉及到采購價格、數量等。被告應向原告通報,雙方協商;該項目工程,被告以2.3元/立方米(不含稅價格)按實際工程量計算提取報酬給原告,在工程款支付到賬時支付,同時約定了違約責任及爭議解決辦法等。

      被告于當日出具借條一份,載明借到原告人民幣200萬元,實際金額以打入原、被告共管的賬戶為準。嗣后,原告以自己的名義及他人的賬戶陸續匯入指定的公共賬戶合計155萬元。

      2014年6月10日,被告又以借條的形式向原告借款2萬元,用以支付合作項目款項。

      2014年6月11日,雙方從公共賬戶中支出120萬元用于支付案外人中耀公司所約定的項目工程款。后因故雙方于2014年7月18日又簽訂專題會議紀要一份,并就雙方解除合作協議達成三項事項:一、被告支付給原告200萬元及自2014年6月8日起按月利率3%計算的利息;二、支付其它費用12萬元,三、以上款項在會議紀要簽訂之日起十日內付清,若超時違約,則按原、被告雙方簽訂的合同執行。后被告逾期至今分文未付。另有查明,被告滕某與被告林某系夫妻關系。

      【法院判決】

      駁回原告李某的訴訟請求。

      【案件分析】

      本案是一起合伙協議糾紛,其爭議焦點有二:一是本案法律關系的性質是民間借貸關系還是合伙協議糾紛;二是專題會議紀要所涉的內容是否是附生效條件的協議,現分別闡述如下:

      (一)法律關系的性質是民間借貸關系還是合伙協議糾紛

      法院認為,本案法律關系的性質應為合伙協議糾紛,理由如下:

      (1)款項的支配權尚未轉移。民間借貸的款項應由借款人支配,而本案原告所出的資金系由雙方共同管理,所有權及支配權尚未轉移到被告,不符合民間借貸的實質要件。

      (2)款項用途。本案原告的出資系按雙方所簽的項目協議中明確載明的用途支付,即用于合作項目工程內容挖運土方機械設備維修、項目工程正常運轉費用及倒土費用開支支出,且雙方已共同支出120萬元用于支付合作協議項目的工程款。

      (3)項目合作協議與借條相印證,符合合伙協議的實質要件。雙方按照協議各出資金、實物,共同經營。即由原告提供資金,由被告負責簽訂項目合同及項目的實際施工,在經營過程中所涉的采購價格、數量等,雙方共同協商管理,資金往來必須經雙方審查簽章認可后作為財務往來憑證,雖然對經營期間約定的利潤分配及原告不負責施工合同中所引起的一切后果,不符合合伙協議盈余分配及債務承擔的方式,屬于保底條款,應屬無效,但不影響雙方個人合伙的實質要件。

      綜上所述,對原告主張本案的法律關系系民間借貸糾紛,法院不予支持。

      (二)專題會議紀要所涉的內容是否是附生效條件的協議

      法院認為,專題會議紀要系附生效條件的協議,理由如下:

      (1)從邏輯上看,紀要上所載明的第三條款系對第一、二條款的履行期限約定,若超時違約,則按雙方所簽訂的合同執行,若理解為按會議紀要內容執行,“超時違約”豈不畫蛇添足,在邏輯上不通。

      (2)從內容上看,第三條款對雙方違約責任的約定,而會議紀要中未載明違約責任的懲罰性內容,僅按雙方簽訂的合同執行,顯然會議紀要第三條款指向的違約責任的執行應是原先雙方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

      (3)原告在庭審中自認若超時違約,則按雙方簽訂的合同執行約定不明,且原先雙方簽訂的合同只有項目合作協議一份,故雙方簽訂合同指向明確。故被告抗辯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信。至于被告抗辯“違約”二字系事后原告后補,但超時即意味著違約,本身不影響合同的實質內容。

      綜上所述,原、被告雙方于2014年7月18日就解除協議達成的會議紀要,系附生效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在被告違約時所附條件未成就,該協議尚未生效,故原、被告雙方的合伙協議,仍應按雙方于2014年6月9日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執行,但雙方所約定的利潤分配即被告以2.3元/立方米(不含稅價格)按實際工程量計算提取報酬給原告,且原告不承擔合同及履行施工所引起的一切后果,系保底條款,應屬無效。

      而原告退伙,原則上應予準許,但原告退伙意味著合伙體解散終止,故對合伙體的處理,有書面協議的,按書面協議處理,沒有書面協議的,由雙方協商解決,現雙方至今未對合伙財產進行協商處理,故原告的訴請,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

    Tags: 借貸 合伙 實為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台湾麻将怎么算翻钱 山西泳坛夺金 大乐透 山西泳坛夺金 河北20选5 中国足彩网足球比分直播 篮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足球竞彩比分直播新浪 北京快3 wcba新浪体育 雪缘园即时培率 腾讯分分彩 七星彩 安徽快3 2004奥运会足球比分 贵州快3 亿客隆彩票首页